当前位置:福州市台江区人民政府 >> 政务公开 >> 工作动态 >> 台江动态 >> 浏览文章

夜访指挥部 部里故事多

2017年09月08日 文章来源:福州日报

  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。当人们卸下一天的疲乏,或回到家中与亲人团聚,或尽情享受休闲夜生活时,有这样一群人,依然忘我工作、默默奉献,奋战在城区水系综合治理、征收的一线。

  5日晚,记者夜访市、区水系综合治理、征收指挥部,记录他们日常工作中的平凡一夜。因为他们,榕城的夜色更显温柔;因为他们,榕城的内河将更清澈;因为他们,水岸边的生活必将更加美好。

  夜商“水多水动”

  “12日前形成全市统一的调度、建设方案”

  20时,海峡奥体中心,福州市城区黑臭水体治理工程建设指挥部会议室内座无虚席。一场由市建委、市水务集团、市城乡建总、福州新区集团代表,四城区、规划、文保单位代表以及城区黑臭水体治理PPP中标单位代表等40余人参加的协调会正在这里进行。

  从另一个会场匆匆赶来的市建委副主任张麒蛰,向大家传达了市专题会议对黑臭水体治理项目的最新指示精神——把水引进来、把水留下来、让水多起来、让水动起来。这也是福州城区黑臭水体治理的重要措施。

  “今天我们紧急召集大家来开会,主要是研究水多水动的具体举措。一是引入客水,二是开闸纳潮引水。”张麒蛰介绍,引入客水的工作包含在水系治理包里,要与水系治理一并规划、一并设计、一并施工、一并管养;纳潮引水主要由市城区水系联排联调中心来负责。“当前,我们最紧迫的事情是,尽快摸清情况、形成项目,到底哪条河在哪个地方要设闸,以什么样的形式设闸,这个闸要怎么调度,需要进行统一的梳理,也需要各方面达成共识。”

  会议给与会者布置了任务,要在12日前,形成一个全市统一的调度方案、建设方案,要新建、改造一批闸站,拆除一批老的不能用的闸站,并形成统一的调度机制。

  夜已深,会场内的气氛始终保持严谨、高效。大家依然围聚在图纸前,一个点一个点地探讨闸站的设置方案,直到夜里近11时。

  “我们的工作状态一直是这样,形成了事不过夜的机制,碰到事情及时协调。特别是现在,黑臭水体治理进入了水多水动的关键阶段,更需要大家心往一处想、劲往一处使。”会议结束后,终于有空和记者聊上两句的市建委给排水处处长朱宸熠说。

  他透露,在水系治理、河道建设过程中,还会遇到很多市民不理解的现象,他们准备召开市民代表见面会,向他们解释建设方案,征求大家意见,期望争取更多的理解和支持。

  夜送服务上门

  “只要群众有需要,我们就服务到底”

  19时15分,记者从古田路拐进古乐路,道路两侧略显昏暗——自从8月14日鼓楼启动泮洋河水系综合治理项目征收工作以来,不少涉迁群众早早签了约,并迅速搬家封房。

  继续前行,忽见古乐路的左侧一片灯火通明,泮洋河水系综合治理征收指挥部就设在这里。记者在指挥部遇到水部街道党工委副书记陈曦,他告诉记者:“有些涉迁群众白天要上班,所以晚上也是我们征迁工作人员的工作时间,双休日也是如此。指挥部每天早上8:30上班,但晚上几点下班没有准数,大家经常深夜十一二点才回家。只要群众有需要,我们就服务到底。”

  “今晚,陈先生会乘坐飞机回来签约,等会儿我们就去他家丈量面积。”项目第十征收组组长何晓霖向陈曦汇报。陈先生在上海一家影视公司工作,此前,何晓霖已多次电话联系他,宣传征迁的重要性、紧迫性,以及在第一签约期内可享受的种种奖励政策。陈先生不仅坚持原拆原迁,还提出将征迁可上靠置换的面积,从90平方米调到120平方米。

  面对不符合政策的诉求,何晓霖不是简单地一口回绝,而是耐心地解释:“原拆原迁的房源有限,先签先得。上靠置换的面积得按政策规定来,不是想用钱买就可以买到的。若再拖下去,90平方米原拆原迁面积的房源就没有了。”

  何晓霖还积极做好陈先生妻子的思想工作,双管齐下,终于说动了陈先生回榕签约。由于陈先生工作繁忙,他提出签约前的入户丈量、装修补偿金确认等,最好都在签约当天一并办理。“行,没问题!”工作人员一口答应。

  当晚,何晓霖和同事如约上门服务。由于飞机晚点,他们等到21时许。陈先生一进家门,签约前的各项工作旋即开始,丈量面积、确定房屋装修补偿金额等,一一得到了陈先生的认可。22时许,陈先生在征收协议书上签了字。

  夜访涉迁居民

  “群众最后能笑着搬迁,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”

  “依姆,还没睡下吧?”20时许,记者随晋安河口直排闽江通道工程征收指挥部3名工作人员,敲开了台江区瀛福小区2号楼110室的门。

  见征收工作人员来访,刘依姆招呼起来。“进来吧,我给你们倒水去。”“依姆您坐着吧,这两天身体还好吧?”后洲街道征收组工作人员甘祯强一边扶着老人坐下,一边拉起了家常。

  “我今年已经87岁了,家里条件不好,身体毛病也多。”不一会儿,老人主动向甘祯强道出了担忧:“我最担心过渡期间租不到房。”甘祯强与同事一边安抚老人,一边将她的实际困难和诉求记录下来。7月以来,他们已经数次上门向刘依姆宣传征收政策。“刚开始,她几乎不跟我们谈,今晚老人愿意说出自己的想法和困难,已经是一大进步了。”甘祯强说,这样他们就能对照政策,为依姆选定最合适的安置方案。

  离开刘依姆家,记者又与他们一道前往其他未签约的居民家中。由于项目征迁已接近尾声,片区内大部分涉迁户已经搬离,一路上,道路漆黑,一行人只能借着手机的光亮前行。“居民一般晚上都在家,因此这样的加班,已经是常态了。”甘祯强说。

  甘祯强所在的第三征收组目前还有10户未签约,接下来,他与同事将尽全力继续做好动员工作。“群众能理解支持,最后能笑着搬迁,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。”甘祯强说。

  夜间签约不停

  “涉迁户不管白天还是晚上过来,都可以了解政策、办理签约”

  20时,记者来到仓山区螺城河项目(前锦段)签约部时,这里依旧热闹。涉迁群众不断进出,或签约,或咨询征收政策。

  螺城河项目今年8月启动房屋征收工作,分城门段和前锦段同步推进。其中,前锦段长约1200米,126栋房屋200多户涉迁。经过一个月攻坚,目前已签约过半。

  “项目已纳入区‘水系攻坚月’专项行动清单,本月内要全面完成征收和交地任务,时间紧,任务重,只能加班加点,确保按时完成任务。”正在忙碌的镇工作组相关负责人潘佳鸣说。

  “按照政策,你们家的房子可以在东部新城1号B地块置换3套60平方米户型的期房,另外再拿一些货币补偿,这个方案是最优的,先签约可以先选房,怎么样?”说话的是前锦村党总支书记林其旺,他正在做涉迁户翁先生一家的思想工作。

  “好吧,就按书记说的办,我来签字。”经过几番咨询和慎重考虑,翁先生当场签约。

  “左邻右舍都早早签约了,我算比较晚的一个,水系治理是政府为民办实事,我们百姓应该支持。”办完签约手续的翁先生告诉记者,由于前锦村地处低洼地带,逢暴雨急雨时河水容易倒灌,他早就盼望着河道综合治理,但房屋征收是大事,所以迟迟没有下定决心签约。“期房的具体位置我还不知道,但我相信书记,他怎么说我怎么做。”翁先生高兴地说。

  从城门镇分部办公室派往支援项目的施亮告诉记者,项目启动征收工作以来,近30名工作人员就没闲过,入户动员、宣讲政策、协调矛盾、入户丈量、服务签约,大家加班加点,就是希望涉迁户不管白天还是晚上过来,都可以了解政策、办理签约。

  21时许,送走当天最后一户涉迁户,镇村干部和房屋征收公司的负责人又开了一个碰头会,研究当天遇到的问题以及推进项目征收进度的举措。当他们踏上回家的路时,时针已指向23时。

  夜“诊”工作瓶颈

  “多跟市民作解释,才能为水系治理争取到更多支持”

  20时许,晋安区委大楼三楼,几间办公室都亮着灯。306室内,例行晚间“碰头会”正在进行。两位水系综合治理工作指挥部分片包干的负责人,将从各个镇街指挥部收集到的当日工作进展报给牵头人做记录,并商讨当天水系征收遇到的各种工作瓶颈。

  “虽然‘致居民的一封信’都发第二轮了,有些群众对这次内河整治工作还是不够理解。”汇报完工作进展,负责新店、茶园片区的林忠,担心起新店内河沿岸小区的居民沟通情况。

  “前两周,一名住在世纪城的老人看到我们围挡,准备给东郊河掀盖,便打电话来问我,为什么好好的花圃要拆掉。”负责鼓山、岳峰片区的吴晨接过话。他说,听完老人家的疑问,他从水系治理的背景开始,把东郊河为何要掀盖,掀盖后如何建设生态河道与驳岸,以及未来周边几处串珠公园的规划,都跟老人详细地讲解了一遍。“老人告诉我,你这样解释我就理解了,还说要帮我跟其他居民也说说。”吴晨说,这“小插曲”给他很大启发,要多跟市民作解释,才能为水系治理争取到更多支持。

  晋安区建设局副局长林晖榕听完吴晨的介绍,当即表示:“过几天,我们带队,一起挨个小区再走一遍,把社区、物业、业主代表都约上。”

  商量了大致的“上门议程”,他们又围着“黑臭水体拆迁垃圾确认表”进行讨论。“好不容易拿下了天宇电器近万平方米的地,眼看两三天就能拆完,到时候渣土外运怎么办?”林忠提出的问题,大家担心已久。大范围的征收拆旧,大量渣土的外运工作,谁来承担,如何又好又快地衔接?

  “这表今晚就得设计出来,明天跟各相关部门开会确认。就像交地移交单一样,要能明确各单位职责,在进入相关环节时让大伙儿直接盖章确认。”林晖榕说。

  碰头会时不时被电话打断,不是通知会议时间,就是又有问题需要第二天去现场协调。直到21时记者离去,306室内的讨论还在继续……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